【演绎】古代:那时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人攻略 探索,参商永离

娱乐资讯 2020-02-15184未知admin

  贴中可触发偶然事件。事件依照一定的规律及常理触发,偶然事件及随机事件通过掷触发。每积累五戏数可累计一次触发机会,roll点决定触况。

  由于随机设定的存在因此对戏的内容有一定要求——不水且对事件/故事描述清楚。理论上一戏即一戏,但如果过于水/拖沓/短小,楼会手动将几戏统算为1/5的触发机会。

  满值十点,初始为零。当我们做某件事意外没有成功时根据事件难度积累一定幸运值,幸运值满后,加下来所做的事情一定会成功甚至会带来额外加成。

  ◆一月正迎倒春寒,致仕在家的前任吏部尚书李韩李大人于望都过世,听闻颇为哀戚,赐下谥文端。

  ◆曾请国师为国运占卜,国师只抬头看了眼星空,摇头,并再不开门待客,可偏偏就有人说好像在街上见到过他。

  ◆冬日无雪,春日稻田干,村镇的乡农街边偶遇都会抱怨一番,可也没什么好的法子,只能多提几桶水勤浇灌着。

  ◆李大人家的嫡次子李恪最近消沉了许多,总爱在状元楼靠窗的角落坐着,一壶茶就能坐上一下午。

  ◆听说李大人的死并不简单,有说是的意思,有说是涉及前朝隐秘,也有说是为后人让位。不过众说纷纭,谁也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方长老的收徒典礼办的太过盛大,私底下免不了被人猜忌。有人说方长老是要借机压下掌门的威势,也有说是徒弟资质太好要大办,甚至有人说玄月山庄想要借着这次的势头冲一冲武林盟主的。

  玄月山庄地处高处,春天总是比山下来得迟,等到山下桃花都开过一遍了,山上的桃花才刚刚抽芽,阿爹正同他人攀谈,我随手折了枝桃花,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手心。

  山庄红装素裹,目之所及之处皆是一片人声鼎沸热闹喧嚣的模样,红绸浩浩荡荡地铺了好几里地,同阿爹攀谈的人身份在山庄内非富即贵,我游神天外,听着他们讲着方长老什么什么的,听得不甚分明,直到我爹笑脸盈盈地指着我介绍,我才收了花枝藏在身后,弯起眼睛低头笑,摆出一幅乖巧的模样,着我爹,下意识地开始揪桃花瓣,等到人走了,花枝也揪秃了,指尖上还残留着桃花香,只是阳春的花瓣太过孱弱,尚且不够浓烈。

  我拉了下阿爹的袖子,用手指用力地抹了几下,想要摆脱这股甜腻的味道,阿爹笑着骂了我一句小**,我见他没生气,又笑嘻嘻地多抹了几下,一阵笑闹,我见人确实走了,愈发不顾及起来,同阿爹打了声招呼便,抛下花枝越过栏台,往人群中走去。

  武艺:★★★☆ 家世:★★ :★★ 容貌:★★★☆ 声望: 医术:★★★ 物品:一块玉佩 幸运值:0 好感:暂无

  一月的燕子坞已无寒冬腊月的萧条寂静,一些早春的花儿已然,星星点点的彩色代表着春的到来。但空气中仍充满凉意,偶尔有两三只鸟儿飞过,空留下翅膀扑棱棱的声响。

  “还杵在窗那儿吃风呢,外衫也不套件。”娘亲顾瑜进门走到身边,给了自己一记弹指。搓了搓天灵盖,碍于娘亲的威严只得乖乖套上外衫。“都到春了,冬日的懒散还没走呢。老看窗外发呆,”娘亲笑骂了一句,“是不是无聊了想出去啦?明日带你出去逛逛,权当了,可好?” 虽已是十六的年纪,但还是存着一份略带孩子气的玩乐心态,有出去溜达的机会自然是要好好抓住的,于是就抓住娘亲的袖子:“还是母亲懂我。不过您看我都十六,已经算是大人了,这回就让我和云淡一起吧,借这个机会在外面走走,见见世面。”说完还不忘向眼前的人眨眨眼。顾瑜听见宝贝女儿有了这想法,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秀眉微蹙了半晌后还是松了口:“行吧,晚上跟你爹说一声,他这人肯定一拍脑袋就同意了。晚上要好好一下啊”想到云淡是打小就在蒲止卿身边,小丫头手脚麻利,跟自家小姐虽是主仆身份但情同姐妹,懂许多武艺,能女儿,顾瑜也就放了心。

  夜晚,一家子围在桌子旁吃饭。果不其然,蒲煜一听这提议也没多想直接同意了,还直接拿出一枚玉佩,说是用这可寻求他结交的许多知己的帮助。

  一月初,天气明显暖和了许多,抬头望着家中院子种的竹子,积雪已是化去不少。但竹子本就有御寒,任凭风欺雪压,其也不会为止改变,参商永离 清雅拔俗,有如逸士。

  目光突然间眺望到北方,仿佛看见了那座金碧辉煌的,眸中露出一丝向往之意,若是有天自己也能…不自己一定能站在那个,为大唐出谋划策。很快就是科举之时,真希望日子可以快些到来。

  于是又在家安静看了一会书,等到了下午忽而想起近日朝廷那位已乞骸骨回家曾经在朝廷鼎鼎有名的李尚书过世了,听闻蜚语好像并不简单。

  皱眉思索了一番,还是思索不出来,那就算了,反正自己以后在庙堂之上一定不会遇见这些问题的,就算遇见了,总会有解决的办法,长风破浪会有时。

  心情愉快了些,想着自己许久未出门,于是就去找阿爹和阿娘要了个申请,阿爹皱着眉头还是给了我一些银两,嘴上叨叨着:“少着点花……”硬生生是被阿爹阿娘轮流叨叨了一炷夫,才出门。

  玄月山庄的天空是苍色的,在头顶延伸,和望京不同。山上的高阁青峰在人群中湮没,像是沧浪中的礁石。早春的微风和窃窃私语或高谈阔论一齐砸向耳旁,男女老少,布衣的带剑的笑的恼的,好不热闹。虽说让人烦扰,但对这人群的生动与活力却总是提不起厌心。

  叹了口气,入目是各色的衣裳和各样的神态,内心估摸着自己是到了五环之外,无情地被淹没在人山人海,只好裹紧身上毛裘安慰说见不着那盛况也无大碍,听闻玄月山庄空前的收徒大典而来,收获一眼山景满目苍翠,也算不虚此行。

  轻按佩剑无奈笑笑,低声呢喃人海中浮沉的一人一剑,四下张望寻了个僻静街口抽身便从人群中退。

  江城子望母拨弦轻奏,穿云裂石之声萦绕耳畔。那悠悠水波,也似有了般,一浪浪随之翻涌。不禁抬手扶袖,为母亲将那缕额前飘摇的青丝挽至耳后,又抿开浅笑盈盈,撒娇般将纤细十指搭至母亲肩上。

  见江沉阁只是垂下眸子,轻敛睫翼,便又添了几分急躁。江城子并非一时兴起的冲动,而是在这些天明月高照的夜晚,她总能红纱缭绕间,那略带哀愁又美的惊心动魄的人儿,咿咿呀呀的唱着与她名字相同的戏曲。

  回忆间余光流转,见母亲扬起了上挑的桃花杏眼,不禁感叹她浓妆素抹总相宜的美丽,又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待她开口。

  语毕又懊恼自己不自觉便将真话说出了口。面对非父却胜似父亲的江沉阁,她总无力去扯出谎言自己。

  母亲似低声喃喃,又似不曾说过话。不解歪头,却注意到琴声已停,江面仍一如既往的平静。母亲提裙起身抱琴,步伐虽缓却刹那走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江城子释然般绾发戴帽,换至男子衣装前往状元楼。她不知梦中人是否真切存在,但放手一博才是她的个性。母亲亦是如此。

  武艺:★★★☆ 家世:★★ :★★ 容貌:★★★☆ 声望: 医术:★★★ 物品:一块玉佩 幸运值:0 好感:暂无

  第二日一早,她就拾掇好行装。水青月白的短打,腰间配着练武用的长剑,长发用红绳束起。告别父母后,就出了燕子坞。

  既然要外出闯荡,就先得给自己寻个落脚点。家父有个至交名唤白岐,是著名医馆的馆主,寻到他之后说明来意,暂且作为医馆的助手。安顿好之后,就拿起带来的一本草药百科开始细细阅读。

  巩固草药的学名和俗名,再记一遍它们的样子,合再回想一边,之后在医馆的仓库中找到几株,比对,看看自己是否真的记住了。比如她拿起一些已经晒干的决明子和苍术,对着书上的植株图看了又看。拿干货和药草本身对应看,是她自己的方法。

  如此下来反反复复,等到背了一轮了再反过来复盘一遍。这是她每日都要做的基本功,除此之外还有药性,病症典例,等等,这些书籍白岐先生的医馆后都有。看自己至交的女儿在医术上颇有造诣,白岐当然同意借给她医学典籍。

  她对着后的模型,一手拿着银针 一手拿着图示,嘴里不停的碎碎念。从头顶到脚底的,都必须得过一遍。

  在僻静的街口听迎面扑来的风窃窃私语,带着的凛冬遗音和雪松的气息。人啊,真是奇怪的东西,扭头看着沉寂的屋和道,热闹了不是的,安静了也不是的,最后却总在两者中随遇而安,一边高着调和制衡。

  视野越发明朗,两个持刀男子身形魁梧,步步后退的青年一身书生打扮,盯住前面的持刀人,借助冲力向前跃起,悬空刹那集中力量于左小腿,然后是——一记正中面门的飞踢。

  回忆着父亲的,右腿落地时迅速拔剑一击突刺逼退了冲上来的第二人,生生阻在了三人中间。不及多想,只低低嘱咐身后人一句“没关系了”便回头迎向两把朴刀以锋利的剑招一一打回,眼前突然飘过女子红色的衣带,朝来者感激的笑笑,一剑挑飞一柄白刃,一剑刺向歹徒面颊。

  武艺:★★★☆ 家世:★★ :★★ 容貌:★★★☆ 声望: 医术:★★★ 物品:一块玉佩 幸运值:6 好感:暂无

  在医馆带了几天,大夫也认可了自己的医术。今日自己不用当值,医馆看病的人也少,于是就得了空可以去外面逛逛。

  小二见来客是位年轻的姑娘,眼见觉得新鲜,被下午的日头晒的有些懒洋洋的手脚变得麻利了起来,不一会儿茶和点心都齐了。

  手轻拿了块酥一边吃一边听着说书人快要飞起来的腔调,暗暗感慨这故事的离奇诡谲。不过里头几分真几分假 ,却是不得而知,只当听一乐呵。

  母亲拨琴动作似乎近在眼前,一提一压,便是清脆悠扬的旋律,手指无意识的弹动,微眯眼感清风扑面,似还隐隐有琴音柔曼。

  忆起小时抱着阿娘胳膊,小小一团挂在那身上,奶声奶气的撒娇要听阿娘弹琴。不禁翻涌一抹极柔和的笑意,连同面颊落下的倔强弧度也温婉起来。琴音如耳边低语,温柔的诉说情愫,又似精灵般嘻嘻一笑,扑棱扑棱的掠去了。

  阿娘的呢喃她还记着。那时红装素裹,英姿飒爽犹酣战,江城子记得娘的神情,那样肆意,左手无剑,目光却似剑般凌厉。

  饶是再寒凉的天气,到了人群嘈杂这边也让人感到燥热起来,人挤人层层叠叠的看什么都看不清,吵的令人头昏脑胀,待久了便失了兴致 ,抬脚往栈道走去,借高处,凭栏瞥见不远,一位书生被拦在两彪形大汉中间,二人持刀,。

  正斟酌着,却见一锦衣男子飞身越出,直击歹徒面门,拔剑御敌,功夫干净利落,挡在三人之中,而歹徒持刀欲刺,眼见人群退散露出空地,眼神一凛便提气越栏,临落地回身,重重踢中歹徒手腕,歹徒踉跄几步握刀手软,少侠一刀挑飞其刃,弯刀应声落地。

  眼角含笑又用力将人压得狠了一些,直到人放弃挣扎才收回力道,抬头只见对面少侠三下五除二便其同伙,闹剧结束。

  这是自己第一次在没有父母的陪伴下出门,本是有着几分紧张情绪,但是很快就被高兴和激动给冲刷掉了,在集市里东逛逛西看看,还是觉得怎么也看不够。

  忽而眼前光线一暗,抬头看去只见是一位彪形大汉,心中略有几分害怕朝后走去,不料后面也有一人,原是想转身与他说句抱歉,可才刚回身就愣住。

  他身上有刀!!!这些人要干什么!!难不成是天嫉英才要把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才思敏捷文思泉涌学富五车的人给吗!!

  一时间惊恐的忘记说话,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正欲问他们想干什么,眼前就出现一位锦衣男子持剑直向贼人面门,而后有一位女侠出现与他一起协助将那两个贼人抓住。

  愣了许久,才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可以报官,于是借着这个空隙急急忙忙拜托身边那些看热闹的人替自己报官,朝这两位救命行了一揖,语气还带有些后怕。

  登高望远,参商永离街道喧嚣繁华不绝于耳。茶香浓郁,木色柜台前小睡的伙计,手中半握着圆润瓷杯。见有客相至仅是微微抬了抬眼,便慢悠悠的迈起步子,作揖指位。

  沏茶坐下,可惜囊中羞涩,江城子无力再承担几盘糕点的银两。小二也未说什么,只是又慢悠悠的回去了,细细的清点着细纹银子不作一声。

  ,到底还是远了。姬家庄子里,高楼林立,偏殿众多,可男主人偏偏十有九都不在,便成了小姐姬姝的圣地。

  “对,小姐,腰肢再柔一些,抬腿,对。”身穿碧色舞服的舞娘声音轻柔的指点,旁边的姬家小姐姬姝,一身湘色舞裙,眉目清艳,一头长发挽起,身段苗条,就是见多识广的舞娘也不得不承认这姬家小姐是个美人。参商永离

  旁边抱着琴的乐女似乎被她感染了,乐声轻柔舒缓,似乎怕惊扰了美人。姬姝毕竟年纪不小了,学舞蹈也有些吃力,但胜在柔韧,倒也是美轮美奂。飘逸的丝带飘过她雪白的脖颈,腰肢弯出一个轻柔的弧度,结束了整个舞蹈。姬姝额头上带了些汗珠,轻轻喘了口气,唇色嫣红,笑着对旁边的舞娘说:“月姨,今天就到这里吧。”那舞娘的行了礼,悄悄点评了她今天的表现,由丫鬟带着退下了。

  殿内只剩下了姬姝,她靠着案几坐下,起一杯茶,却没有喝,对着殿内的一个角落:“出来吧。”一个江湖女子打扮的人从梁上蹦了下来,自然的靠在案几上。“姝美人儿,今天有个热闹,想不想去看?”姬姝瞥了她一眼:“什么热闹,让您倪大小姐来请我。”倪缦脸上带了看热闹的笑容:“玄月山庄方老头收徒,热闹不?”姬姝眼中亮起了光:“那可真够热闹的,走吧。”她自然的靠在朋友7身上,任友人揽住自己的腰肢跳出了庄子。

  山庄外面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来看热闹的,倪缦将姬姝放下,得了她一个飞吻,外面一圈都是她的朋友,闲聊打闹了一会儿,姬姝看见一个卖木制刀具的小摊,遂告别了友人,去那小摊边凑个热闹。

  于是也挪过来个小板凳坐在父亲身边,拿着手中的五经一遍遍的反复阅读,试图从中看出点新东西和新来。

  五经本就是薄薄几本,也不知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已经是背的几乎滚瓜烂熟,忽而想起父亲所言,关靠背的不行,主要的还是要自己和理解,前几代的朱熹先生就结合自己观点和理解进行补充,我们也得从其中领略新东西,我们大唐是的朝代,自然也要有的思维。

  读书而不知时光飞逝,直到察觉天色已黑,书上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于是放下书揉了揉使用过渡的眼睛,先出去吃饭缓一下。

  勾勒出笑意嫣然,江城子干脆起身,拂袖指尖握住茶杯,便欲离去。忽想起这盛气凌人的语气似有些熟悉,不由又停了脚步,眸眼略垂。

  虽是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余光流转审视这人儿的眉眼如画。李家嫡次子虽非惊人之相,也勉强能算作一位翩翩玉公子。确认了身份,江城子无意滑过一线浅笑,略侧过身子目光灼灼。

  武艺:★★★☆ 家世:★★ :★★ 容貌:★★★☆ 声望: 医术:★★★ 物品:一块玉佩 幸运值:6 好感:暂无

  “无妨。”抬手拿袖子搓了搓“受灾”的脸,脸色平静无半分波澜。从这小物件的发射方向来看,对方并未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估计就是一手滑。而且对方虽然年龄上算是燕子坞里年轻点的,但也是个沉稳的人,算是长辈,哪会平白无故找人当活靶子?

  这里毕竟不是燕子坞内,就不好尊称他“长老”,配着对方面如冠玉的面貌,一声“先生”倒更是恰当。

  武艺:★ 家世:★★★ :★★★☆☆ 容貌:★★★☆☆ 声望: 技艺:习得技艺:舞★☆☆

  大街上人也热闹,叫卖声,吵闹声,此起彼伏,多了烟火,姬姝长发飘逸,发带随风飘扬,多了些仙气。走近那小摊,微微弯下腰,仔细看着那些精巧玩意儿,给父亲买了一条迷你剑挂穗,给朋友零零碎碎买了些小玩意,一走一逛,也不知把友人落在哪个角落。

  不知不觉走到了城中最大的青楼旁,虽说以前跟朋友一起逛过,但毕竟现在是自己一人,还是小心为好,但眼尖的被门口的一家卖首饰的小摊吸引住了,好歹自己也是有武力傍身的,应该也无大碍。

  走近一看,果然有自己相看的东西,一串相思豆手链,红豆,也就是相思豆表面被磨得光滑,细看还有精致的纹,颗颗细腻,带着不经意的温柔,不精致,但却带着古朴的柔和。姬姝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带上去试试。突然头皮一疼,回头一看自己的一头长发已经被一个从青楼里出来的男人握在了手里。

  那男耳肥头,一看就是纵情声色之人,见姬姝回过头来,肥腻的掌就想扇过去,好在姬姝灵活,洁白的手抓住了那男人的手腕,眼神冰冷。

  那男人却先:“你个臭娘们儿,不在家看孩子,但是出来鬼混,看我不打你。”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看姬姝带上了异样眼光。

  用白刃在歹徒的前比划几下以对方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方才收剑入鞘弯起眼角笑盈盈地向面前明媚爽朗的少女和容貌清秀的少年抱拳致礼。

  衙门的护卫正将两个小贼离场,多打量了两个歹徒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心想可能是自己多虑了,但毕竟行走江湖还是要谨慎一点。

  “我名叫江渊,江河的江,临渊羡鱼的渊。本是在玄月山庄等待收徒大典,因为经不住人潮拥挤所以先退了出来,正好解决了这件难事。”

  在江湖第一次有机会结交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朋友,内心不免激动,终究也是能明白父亲为何终日行走天下脚不着家,游历归家之后,一定能给母亲讲述很多新奇事。

  武艺:★★★☆ 家世:★★ :★★ 容貌:★★★☆ 声望: 医术:★★★ 物品:一块玉佩 幸运值:6 好感:暂无

  接过小药瓶,掐灭了心里想要对这个神奇的暗器,大概是暗器吧,的好奇心。“谢谢先生。”我其实带了钱的。后半句话还未说就走了。看到对方已经离去后坐下猛灌了一口茶后冷静下来拍拍脸。果然江湖传言不可信啊,什么不眨眼的,什么冷漠无情,这一次相遇之后估计她对鹤一鸣笛的印象大概不止于蹲在燕子坞里教武艺搞发明的了。

  在回医馆的上一边走一边研究小药瓶,用小指蘸了点抹了两下,除了有些冰冰凉的触感以外更像是面霜。以后练剑误伤了自己不用去买药了,快乐。

  眼见歹徒,起身活动手腕关节,这书生好像比书呆子都机灵着些,知道报官,少侠身手不凡,,能结识二位伙伴心下免不了带几分激动,这才算明白了有句“剑未配妥 出门便是江湖。”这句话

  恍然发觉台上新徒已念起祖训,想是仪式已经开始了,不愿多生,于是择一清静地界同二人攀谈起来。

  掩唇轻笑,又觉失礼般低咳两声,目光若有若无的投向桌上的茶盏茶沫。也不点破其口是心非的模样。指尖着茶杯抛起又落下,仰头青丝隐约遮盖着视线。

  掩去眸中戏谑之色,十指灵巧翻转将茶杯握于手心,遂放置桌上不闻不问。抚平衣角褶皱,略略叹息,江城子把眼偷偷望人,也不禁感慨其无意泄漏的消茫。

原文标题:【演绎】古代:那时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人攻略 探索,参商永离 网址:http://www.mystylemyhealth.com/yulezixun/2020/0215/1279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推陈出新资讯网 www.mystylemyhealth.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